详细内容

张甲“资助”上访构成敲诈勒索,为何二审改判?

  张甲是山东省 临沂市某村主任。阚乙为该村支部书记在该村新建了供应大楼。

  2017年4月26日,张甲与村民王丙签署了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,王丙购买了阚乙供应大厦旁边的土地。张甲的目的是让阚乙以高价购买土地。

  这个村民谢丁住在供销大楼旁边的住宅楼里。该公寓的多名居民以阚乙新建的供应销售大厦遮住了自己居住公寓X单位的阳光为由,要求阚乙赔偿,每个X单元家庭要赔偿2万韩元的阴影费,阚乙拒绝受理。

  2017年6月,被告人张甲、谢丁等会见被告人5人以上北京,将反映阚乙的供应大厦协商为非法建筑物张甲2017年6月至7月,先后五次组织被告人谢丁和村民北京多次上访。2017年7月17日,邑政府迫于上访压力,要求阚乙支付张甲、谢丁等土地流通费、遮荫费共32万韩元。

  2017年7月21日,张甲因敲诈勒索罪被刑事拘留,一审法院以张甲资金支援谢丁等上访形式向政府索要钱财,构成敲诈勒索罪,判处张甲有期徒刑5年。张甲不服、上诉、二审辩护人是李律师。

  [判决结果]

  最终,山东省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张甲改为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。

  [律师解释]

  李律师受委托后首次会见张甲,了解案件的具体情况,并提出以下辩护意见。

  1.谢丁等要求遮阴是合理合法的行为,谢丁等不构成犯罪,张甲也更有可能构成犯罪。阚乙由于住房阴影问题,对其他家庭进行了补偿。也就是说,住房遮阳费用的损失实际上是存在的,而不是恶意操纵的谢丁等。谢丁没有“非法拥有的目的”。一审法院错误地认为:“以居住为标准,被指控为阴凉最轻的被告人谢丁的阴凉比邻居大得多,已经构成犯罪。”

  2.民怨是市民的基本权利,谢丁等行使合法权利。谢丁登上访问不是敲诈勒索罪的威胁行为。谢丁不构成犯罪,张甲也不能构成犯罪。

  3.政府没有生命权、健康权、名誉权,不能成为威胁的对象。

  重庆律师事务所笔者认为,张甲作为基层组织的职员,如果出现问题,不能妥善处理,采取“上访”等过激手段行使威信,肯定是错误的方法。但这种方法是错误的,但并不构成犯罪。其错误的权利保护方式仍应是一种民事权利保护行为。根据刑法的谦抑性,对这种行为不能通过刑事手段处理。实际上,政府的上访行为极其令人厌恶,市民采取上访维权往往被追究为挑衅挑衅罪和勒索罪。律师代理这种案件,必须坚持和争取,才能为当事人争取合法权益。


快速链接

Copyright 2014-2025    All rights reserved

联系我们

电话:18523086309

QQ:  3134230958

邮箱:3134230958@qq.com

技术支持: 遥阳科技 | 管理登录